七洲网 看七洲懂世界

首页 /  娱乐看点

王丹妮:唯有努力 方不负梅姐

2003年,香港遭遇非典,且有张国荣和梅艳芳两大巨星离世,当时仅有14岁的王丹妮虽懵懂却印象深刻:“感觉那一年身边人都很不开心,很多人害怕死亡,害怕失去。那一年,人们说梅姐和张国荣的去世,代表了香港演艺圈光芒万丈的那个时代的结束。”

而那时候的王丹妮并不会想到,有一天她会扮演梅艳芳,走进她的内心,重现一段传奇人生。

电影《梅艳芳》将于11月12日上映,身高1米79的模特王丹妮从几千人中脱颖而出,出演梅艳芳,这是王丹妮的第一部电影。接受采访时,她说得最多的词汇是“努力”,这部电影更是让她毫无保留地付出,毕竟,她在银幕上的光影形象,是“香港的女儿”梅艳芳。

王丹妮的表演老师、今年3月去世的老戏骨廖启智曾告诉她,表演的秘诀是“相信你自己”。如今,电影即将上映,自言已成梅姐铁粉的王丹妮希望她的表演没有辜负团队的期望,没有辜负梅姐,希望人们记住梅艳芳,会继续看她的电影听她的歌。而让她深为遗憾的是,廖启智无法看到他用心教的学生在这部作品中的表现了。

通知试镜时以为遇到了骗子

并不知道为《梅艳芳》试镜

《梅艳芳》由安乐影业出品,由被评为“亚洲最佳制片人”的江志强监制,《寒战》系列导演梁乐民执导。影片对传奇巨星梅艳芳致敬的背后,是深深的怀念与诚意。江志强拍摄此片是为了完成梅艳芳的遗愿。2003年,梅艳芳与江志强聊天时表示想拍一部有代表性的电影,于是江志强与张艺谋导演便邀请她出演《十面埋伏》,可惜造化弄人,梅艳芳由于身体原因最终未能参演。所以这么多年来,江志强一直认为欠了梅艳芳一部电影,这次的《梅艳芳》便是想要弥补这个多年的遗憾。

为了完成梅姐的心愿,江志强和团队用了七年时间耗费了大量心力进行准备工作,片中饰演梅艳芳的王丹妮是历时三年从全亚洲范围内选拔出来的,她与梅艳芳有着相似的成长背景:从小在单亲家庭中长大、参加模特比赛获得冠军而被挖掘出道。

回忆当时被通知试镜的情形,王丹妮说是片方在网络上看到了她的照片,“我当初收到邀约的时候,还怀疑是一个骗子公司,上网找了一下资料,查完之后发现,哇,原来是一个这么大的公司,我觉得,是不是上天在跟我说,是时候跳出舒适圈去接受一些新的挑战呢?所以我想了两天就答应了。”

第一次去面试时,王丹妮被要求唱了一段梅艳芳在《胭脂扣》中唱的南音,还有一段文戏,让她扮演一位秘书,在办公室里和老板说话,“我觉得他们应该对我没有太大期望吧,毕竟只是看了照片,而且我是个模特也不是演员,所以,那天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给我面试。我唱着唱着,有一位高层一点的面试人员从门外走过,就进来听,之后开始跟我聊天,又叫我多唱几首,还叫我唱了《似水流年》,我很奇怪,因为我并不知道自己是为电影《梅艳芳》试镜。”

王丹妮说自己是个认真的人,就算是面试,也保持着很认真的态度,“我很努力地去做一个陪跑者,并不会敷衍任何事情”。

就这样,在第二次、第三次面试后,又过了两三个星期,她接到电话,对方恭喜她被选中,将出演梅艳芳。

得知被选中后只有惊没有喜

甚至还跑到泰国躲了两天

至今回忆接到电话的那一刻心情,王丹妮还说:“印象非常深刻,我其实很害怕,只有惊没有喜,这是我的第一个感觉。”王丹妮笑说自己甚至害怕得选择了逃跑,“我买了机票逃去了泰国,哭了两天之后下定决心,觉得我不能辜负梅姐,也不能辜负大家给我的这个重任,有种强烈的使命感。所以,就决心必须要做好,之后我就没有再想太多。”

王丹妮和梅艳芳在性格上有相似之处,两人都很好强不服输,王丹妮认为人的成长过程就是克服压力的过程,“我从小到大都觉得生活总会给我们很多压力,可是只要你目标坚定,相信你能做到,对想要做的事情付出所有努力,不再有其他杂念,我觉得这样的心态,会比较容易达成你想要做的事情。所以,决定出演这部电影后,从训练开始,我就是这样的心态,我相信我一定能做到。我人生当中经历过一次又一次的害怕、担心,然后坚持就做到了,这样的事情在我人生当中很多。”

经过成功的“心理建设”,王丹妮从进组第一天拍摄开始,就没有再害怕过,“但不害怕不意味着你演得好,第一天拍摄跟第15天拍摄总会有分别,第一天无论是演戏或者面对镜头,都会没有第15天那么成熟,我非常感谢导演尽量顺拍,我第一天演的是年轻时候的梅姐,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暖身的时间,让我能够慢慢一步一步去投入。”

问及整部电影拍完,对哪场戏比较满意?王丹妮说:“我没有满意过,身为一个演员,每一场戏你当时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,可是回头一看,肯定有能做得更好的部分,这是艺术的遗憾吧。我希望能把这一部电影学到的东西吸收,在下一部做得更好,我觉得这是一个过程,但过程中,我拍每一场戏都很享受。”

训练和拍戏时推掉了其他工作

廖启智教我要相信

在正式拍摄之前,王丹妮做了半年的特训,辅导她的老师分别是老戏骨廖启智、音乐总监赵增熹以及排舞师麦秋成,其中赵增熹曾与张国荣、梅艳芳等人合作,也是张学友音乐剧《雪狼湖》的音乐总监之一。

对于毫无基础的王丹妮来说,这六个月可谓是“地狱式训练”:“训练和拍摄的那一大段时间,我推掉了所有的模特工作,只专注于学习和研究这个角色,我觉得这是一个使命,也是一个缘分,我就只是一心一意地去做好这个事情。”

问及廖启智是如何教她表演的,王丹妮回忆说两人先从聊天开始,王丹妮需要打开心房,让廖启智看到她的内心有什么,“他发现可能我人生经历中有很多素材可以运用在表演上,然后,我们开始阅读剧本。当你知道自己有很多情感可以运用到表演的时候,在阅读剧本后,你就可以抽出一些适当的感情投放在不同的场次当中。此外,说话的语气、肢体动作,都会有研究,要了解人物的年纪,经历事情后的心态,对每件事情的感受,当下那一场戏想表达什么,想带出的信息是什么,这些都是我们分析的内容。”

廖启智更是向王丹妮强调,“你必须要相信你就是这个角色,你要投入其中,你要相信你当下的场景,你的心情,你所做的一切是真实的,真心诚意地去演,这个角色就会更有立体感,观众会感受到的。”王丹妮表示,自己那半年尽量被梅姐的东西包围着,“每天看她的电影,看她很多资料,听她的歌,希望自己的生活当中填满梅姐,尽量跟角色融入其中。”

除了学表演,王丹妮还要练习唱歌、跳舞,“梅姐四岁出来唱歌,她的那种沧桑感,还有她的那种历练,不是我学了半年就能唱的,所以,必须要有一些后期制作。赵增熹老师教我唱歌,我们一起研究了很多梅姐吐字、运用声音等方法,那个年代的唱法和现在也会不一样,梅姐前段时候的唱法跟后半段的时候也不一样,这些小细节我们都会留意。”

练习舞蹈对王丹妮来说更是痛苦,“因为我是个手脚不协调的人”,王丹妮说自己每天最起码要花六个小时特训舞蹈,“我当天学到的舞蹈动作,或者是MV、演唱会的一些舞步,我觉得做得不够好的话,下课后还再多训练几个小时,因为我希望能把每天学到的东西都好好吸收,再去上第二天的课,我每天必须要做好,才会让自己休息,我是这样的一个人,所以每一天就是全力以赴。”

梅艳芳被称为是“百变天后”,其舞蹈风格更是多变,这对于舞蹈“小白”王丹妮来说,练习难度有多大可以想象,王丹妮说自己是从基本舞步学起,研究了很多遍梅艳芳演唱会上的舞蹈,“各种风格都要学习,就比如《坏女孩》时要很帅气硬朗,每一个动作必须要爽快,那个pose要很到位,有时又是另外一种感觉,像霸气女人的味道,学习舞蹈也是和角色拉近距离的办法。有一些舞蹈动作很难,比如说《烈焰红唇》的一个动作,我每天都在练,大腿筋都拉伤了,还做了几天的物理治疗,之后没有那么痛,我就马上继续上课继续跳,最终都做到了。”

从拍摄第一天就相信自己是梅艳芳

在片场被叫梅姐

《胭脂扣》的导演关锦鹏曾去《梅艳芳》片场探班,他对王丹妮说千万不要只关心外表的模仿,必须要从内心去了解梅姐的世界,这点让王丹妮也深有同感:“我觉得这是非常重要的,我自己也非常同意,拍摄之前廖启智老师经常会说,你准备的过程就是要一步一步走进角色、忘记自己的一个过程,特别是这种真实人物角色的扮演。我准备时已经很投入其中了,不会再想哪个部分是我自己,哪个部分是梅姐,我希望大家不会在电影里面看到王丹妮。”

王丹妮说自己从拍摄的第一天就相信自己是梅艳芳,“我是一个很害怕麻烦到别人的人,很害怕达不到别人想要的效果,我当模特的时候客户找我,我也要付出100%的努力,因为我觉得找我去接这份工作,我就必须要做好,不能辜负别人对我的期望。我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个人。我不希望妨碍到团队的拍摄进度,也不希望他们会担心,所以,我第一天就很努力,希望自己就是梅姐。经过化妆、造型后,外形的相似也给了我很大信心。”

剧组也给王丹妮营造出了良好的表演氛围,“整个团队都是因为梅姐而聚集在一起的,很多人都曾跟梅姐工作过,每一天早上到片场后他们都叫我‘梅姐’,他们相信我,也帮助我相信,他们会给我讲以前和梅姐相处的时光,但不会给我压力,他们从来没有强调过我应该怎样才做得更像梅姐,所以我觉得很幸福。我也透过这个角色,感受到梅姐跟工作人员一起相处大概会是怎么样的,我每一天都很珍惜,就算当天很累,可是跟大家工作时,我们都会互相鼓励,这是一个很开心的氛围。”

王丹妮是第一次演电影,可是她的合作者却是古天乐、林家栋、杨千嬅这样的资深演员,王丹妮说没进组前自己想过第一次见面会不会有压力,可是正式见面时完全没有这种感觉,“古天乐、林家栋、杨千嬅都对我非常好,杨千嬅经常在现场搞笑,希望尽量让气氛开心些不要那么沉重,她也会经常叫我放轻松,不用担心。林家栋也很有趣,他看起来好像很严肃的人,工作的时候也是非常认真,可是有一幕是他要拿照片问刚出道的梅姐,说你觉得这照片怎么样?他每一次表演都给不同的表情,非常好笑,喊‘卡’了之后,大家都笑了。”

王丹妮说这些资深演员会给她分享一些当演员的小技巧或者是心得,最重要的是叫她放松下来,不要想太多。有一场哭戏,王丹妮说要非常感谢古天乐,“古天乐在片中扮演梅艳芳挚友、时装设计师刘培基,有一场戏是我去他的办公室看演唱会要穿的婚纱,古先生主动走过来找我,又叫上了导演,说‘我们坐下来聊一下,看看一会儿那一场戏怎么演’,他问我会不会有一些自身的感受,比如,我跟我父亲有没有一些相处的经历,他一说到这里,我一下子就想哭了,因为我自己是单亲家庭长大的,非常渴望父爱,看到我压抑着快要流出的眼泪,古先生立刻就跟导演说‘来来来,我们赶快拍,赶快拍,有了有了’,那场戏很快就拍完了,很顺利。”

让王丹妮没想到的是,她做模特的经历对她的表演也有帮助,“我当初以为没有,可是拍着拍着,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助益的,首先是我不会害怕镜头,因为模特面对镜头的时候,就要觉得你自己是最棒最美的,盯着那个镜头要有杀气,走秀的时候要很自信,不会在意周围,所以,我就习惯了这样的模式。电影拍摄之后我是真的没有害怕,也会潜意识知道镜头在哪里,这些是很自然的。而且模特也是表演,模特没有对白,可是每天拍照、走秀的主题会不一样,每天的演绎方法也会不一样,所以在一些态度上,心态上其实会帮助很多。”

梅艳芳是个侠女

但内心也是个小女人

没演《梅艳芳》之前,梅艳芳对于王丹妮来说是个“侠女”,热衷慈善事业,尤为让她印象深刻的是2003年,梅艳芳作为香港演艺人协会会长,筹划了1:99音乐会,为抗击非典筹款义演。

在接下这部电影后,王丹妮和创作团队一起研究了很久,“我看了所有梅姐的演唱会、电影、有关她的书籍、她做的访谈节目,我都有重复看。我能感觉到梅姐从小到大对生活,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有一份坚持,而且不轻易放弃,她很努力。而且她真的非常女侠,有大爱,对身边人非常关怀,所以到今天,我们还是听到身边的人都怀念她,一谈到与梅姐的相处,他们还是会落泪。”

而了解了梅艳芳一生的故事之后,王丹妮觉得梅姐也是一个小女人,“无论她外表多坚强多豪气,其实内心还是会有小女孩脆弱的一面,她很真诚地去追求爱情,可是最后是有遗憾的,没得到她最想要的东西。”

拍完《梅艳芳》,王丹妮的内心也更为坚定,“可能每个人对工作都会有迷茫的时候,我拍完这部电影之后,就突然觉得有很大的信心,对自己的目标也明确了,这是很深的一个感受。而且要珍惜身边的人,珍惜你所拥有的,我觉得无论任何工作,任何工种或者是任何年纪,这都是很重要的。”

对于王丹妮而言,拍摄《梅艳芳》的经历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,她骄傲于自己的新身份:“我现在已经是演员了。”而未来的她希望自己能多线发展,“我还会继续当模特,我本来就是读设计的,一直在时尚圈工作,这是我喜欢的一部分,我不会放弃。而这部电影打开了另一扇门,让我感觉到一个演员的那种不一样的美妙感受,我也想继续去研究,去了解更多学习更多,解锁更多新技能,想以后有机会挑战更多不同的角色,不同的演绎方法,或者是不同题材的电影,让大家看到王丹妮不同的面貌。”文/记者 张嘉 供图/黑马